隕空城的英雄們:旅行者指南

January 21, 2022

The copyright of Heros of Skyfall.

本市一覽

隕空城(Skyfall)有各種風貌,端看你從何而來。若你來自陸路,那是從海洋廣布到神峰山脈(God’s Peak Mountains)的青翠草原……但記得別走維兒伯爾(Velbore)山道,那邊這些年來都不太安全。山峰融雪流成了鉛墜河(Plimmet River),若你沿河岸走,將去向上頂舷(Topside)的堡壘城牆。這些高大建築沿著海岸懸崖延伸了數里格,圍繞起滋養了隕空城的農地與牧場。上頂舷儘管幅地廣大,建築卻不多見。能看到的是燈塔(Lighthouse)的水晶尖頂、一些磨坊與牧民小屋,以及大嘴(Maw),一棟形狀如海怪的巨大建築,那是通往下甲板(Belowdeck)的大門。

但若你來自海上,那景色將截然不同。在你到岸前,就能看到上頂舷的燈塔的光亮,不分晝夜。那巨大的水晶柱永遠閃耀著,引導船隻進入下方的安全港。很快,你會看到從地平線上露出的陡峭懸崖,分隔了上方的綠色牧場與下方的藍白色海洋分開,不久,你就能看到城市所在的寬約兩里格、高月半里格的穹洞。等到更近些,你將會看到懸掛在天頂上的建築,特別是顯眼的元老帕立薩德(Senate Palisade),就在燈塔正下方。飛船與貿易艇出入其間,擦身而過。

接近海口時,海員(Mariner)公會的領航員會準備登上你的船,以一艘小型的快艇。當地人熟知那些能穿過斷岩碎礁的通道,這些石塊保護了隕空港免受海浪與季節性艦隊風暴的影響。在你正下方的水面,雖有泡沫翻騰,但依然能清澈到能讓你看到各種生命在一些不幸的船的周圍游動。如果幸運的話,你甚至可以瞥見打撈工正從新殘骸中回收寶物,或是正為無光之淵(Lightless Depths)的死靈師們收割屍體。

這個穹穴到處都是各類型與各風格的建築物。貓道、繩橋、梯子和階梯數不勝數。隕空城的地圖出了名的不準,就是因為真的很難標示這個大洞的上下左右的每個表面,更別說有些建築物的增生根本毫無章法,就像真菌在老屋上孳生。有經驗的遊客知道如何通過地標來導航,比如前面提到的帕立薩德,它在上頭的光線照耀下會濾出光芒;而鉛墜瀑布(Plummet Falls)那邊的洞面有許許多多的匯流水道,大多交通都從這些永遠可見的道口進出。

在港口邊緣會看到許多碼頭,海船正在那卸貨,飛艇則像鐘乳石被掛在天花板上的建築物下。如果有巨魔、哥布林或其他更邪惡的種族出現,並在這和精靈、人類和矮人進行交易時,有人可能會緊張,但不會太慌。這裡的每個人早就準備以商業之名來拋開舊怨,不然的話,守望者(City Watch)就近在咫尺。戰爭的第一個犧牲者是利益,銀行公會(Banking Guild)俗諺是這樣說的。

接著,我們先仔細看看城市上方之地,上頂舷,特別是最最特別的燈塔。在那之前,先好好休息吧,旅行者噢!

上頂舷,貿易帝國的麵包盤

就算所有來隕空城的船都只運食物好了,這裡的人還是沒辦法全部吃飽。這片土地即便豐盛而美麗,卻佈滿危險,窮農夫別想獨自在此生存。腦火症(mindfire)可能一夜湧現,成群的掠奪者(wasters)隔幾周就蜂擁而來,更不用說那些隨便就能吞掉整群牛隻的笨重四足獸。所以你說,這種城市如何能餵飽自己?

答案就是上頂舷,當然。

位於城市正上方的高原,由巨大的石牆與瞭望塔包圍,裡頭是數千英畝的農場與牧場,大概有四分之一的隕空城民在此耕種。上頂舷是肥沃與繁榮的象徵,整片小麥、高粱、大麻和無數農田交錯在滿是牲畜的土地上。這些田由農業部長(Minister of Agriculture)所監管,農業部長是由上頂舷居民選舉產生的,除了需要元老院與巫師公會多數的批准。在隕空城中,農業部長角色非常重要;他懂不懂如何輪耕、處理天災、保持食物流通,決定了整個城市的興衰。

城牆是令人讚歎的一道風景。從城外看來,它直立而上,但從牆內看去,它緩緩攀升,站在裡面就像站在一個大碗裡頭。有些牆坡鋪了層耕土,讓辛勤的農民可以種下更多作物,而有些比較陡峭的牆坡上,則開闢成了座位,形成大型的圓形劇場,可以用來進行表演、慶祝和其他活動。

因此城牆的厚度差不多有高度的十倍,加強了它們對艦隊風暴和大型本土生物的抵抗能力。雖然高度不夠,以至於就連年幼的四足野獸都可能突破邊防,但守望者確有更高的落腳處來擊退五腳怪物的軍團。

上頂舷基本上沒有大型建築。大部分的農舍和牧民碉堡都蓋得很矮,以免被隨時到來的艦隊風暴吹翻,其他值得注意的,只有三棟建築。其中最大但最讓人容易忽略的是公共磨坊,座落在鉛墜河沒入瀑布前不遠處。這個龐大的建築群實際上在一段河流上,保護著無數水車,為許多磨坊、磨石和其他可疑的奧術機器提供動力。雖然這建築是令人驚歎的奇跡,但被嚴密保護者,你想參觀還需要元老院的法令許可。卑微的筆者如我,付出了多年的服務與更多的錢幣和人脈,才好不容易有機會進去看看,雖然筆者被禁止寫出細節,但我可以說,這個精巧、合作而充滿才智的奇跡,是天下無雙的。它給了我對世界的希望。

接下來是「大嘴」,這裡是往下甲板和隕空城的入口。它位於主門外的市場區的盡頭,說是建築,其實比較像是雕像。大嘴就像是一個巨大的海上巨獸,座落在高原上頭,張開的大嘴就像吞噬了通往下甲板的主要通道,就像在警告來自上頂舷的旅行者,你們已經來到野獸的口中。

最後,當然是偉大的上頂舷燈塔,這裡實在有太多可以說了。疲憊的旅人,下次再一起爬上山頂,一探它的古老祕密吧!

燈塔,文明的信標

想到隕空城,就會立刻想到上頂舷的燈塔,以及和它的下甲板方對應建物——帕立薩德。我們今天先來研究燈塔,實際上它是帕立薩德的一部分,然後來談談兩者有關的神話。

但首先先簡單說一下方位問題。看看我,在這邊待太久了,都忘記有哪些東西對你們這些新來的人是陌生的。這樣說吧,上頂舷和下甲板既是地點,也是方位。穿過上頂舷的田野的旅行者會前往下甲板方,然後就會來到下甲板。同樣,如果他穿過下甲板的貓道,他會走向上頂舷方,而不是走向上頂舷。注意這個語言上的技術問題能讓你大幅避免成為罪犯和詐欺者的目標。

然後讓我們回到上頂舷,回到那最有標誌性和神祕性的建築——燈塔。這個獨特的建築矗立在城市中心(事實上是城市圍繞它建造),離懸崖邊不到半英里。它是一個接近四百呎高的透明水晶柄,而底端附近和頂部都有許多建築。晚上,會在它的底座周圍點火,讓整個水晶發光,叫海船空艦各位回家。而白天,太陽令它的稜面發亮,照出同樣的信號。海船告訴我們,在兩天航程外就能看見燈塔,而飛艇從未在地平線迷失這道光芒,它們稱它貿易之星(Trade Star)。

水晶本身設置在好幾座由空橋連接的半圓形建築圍繞著的凹洞中間。這些是守燈人的住所以及火種燃料的大本營,所謂火種燃料,從木柴、泥炭、硫磺,到元素法師都算,看哪個最便宜。建築面向水晶的一面由拋光石頭或玻璃打造,讓信標之光可以照得更亮。

但周邊建築其實都沒幾層樓高,上面一直到燈塔頂端都是純水晶。在這裡有一個望夫台和飛艇專用的小型降落平台。守望者在整條地平線上保持警戒,觀察所有對城市的威脅,包括蠢海盜、笨怪獸,和毀滅性的艦隊風暴。

隕空城的燈塔比起其他燈塔,反正至少是筆者知道的那些,多了個獨特功能。在高原上聳立的水晶柄,在通過上頂舷地面後,掛在洞穴天花板的下甲板方,從那繼續垂下。在那裡,它被帕立薩德所圍住,它除了是全隕空城最大的建築,也是元老院的所在地。白天,為船舶引路的陽光也從頂部的水晶閃下,濾灑在下甲板上,讓天隕城充滿了愉悅而柔和的光輝。

對這個怪異水晶的起源一直沒有什麼好解釋,但如人們期望的,有許多關於它的形成的神話和傳說。我最喜歡的故事是,有兩名名字已經佚失的古代勇士,一名是秩序與規則的十字軍,令一名戰士則有著不羈的野性。大概就是因為天性相悖,他們在海岸邊進行了激烈的戰鬥,直到野性的戰士受到重傷,到了一個洞中躲了起來。但是,十字軍的戰士發現了他,將水晶長矛刺入大地,打破了洞穴,卻殺死了野性的戰士。但另一個版本中,這兩名勇士是兄弟,當野性的戰士死於戰場後,十字軍戰士用斷矛在墳上做了標記。無論怎樣,斷矛就在那裡了,不管是斷矛變大了,還是世界縮小了,它就成了你今天看到的偉大燈塔的水晶柄。

這個神祕的建築誠然是隕空城不可或缺的日常元件。它作為燈塔有兩種意義,不分日夜地讓船隻能找到家,也為下方洞穴提供光照。下一回,讓我們穿過大嘴,走下食道(Gullet)並行過交易所(Exchange)。把你的貴重物品藏在靴子裡,帶著你的匕首,和確認你的公錢幣,不然在我們探索下甲板時,可能會遇到可怕的麻煩喔!

下甲板,新型的地下世界

噢,親愛的旅人,你不知道我有多興奮!雖然我們在隕空城待了那麼多天,冒險終於真正要開始了!上頂舷當然很美,也真的有許多只有它才有的景色。但就筆者來看,一切事情都是在下甲板發生的!

首先,我們要做好準備,儘管下甲板在任何意義上來說都是最安全的環境,但它有我們必須準備面對的特有危險。我們首先要考慮的,就是要確保我們的錢幣。我們不是說要在那邊花用的錢,儘管那也是要努力保護;我們說的是公民身份,穿越隕空城的法定權利。一般來說,遊客都能進入大嘴前面的開放市場,但如果要進入下甲板或前往上頂舷控制更嚴密的地方旅行,必須向守望者註冊及得到錢幣。

過程幾乎是無痛的。在市場附近和大多數船隻出生的碼頭的下甲板方向,可以找到守望註冊處(Watch Registrar)。回答幾個問題,像是姓名、戶籍地、種族和業務等,就能受發臨時的商人幣,之所以叫這名字,是因為大多數人來隕空城都是為了要從事某種貿易。商人幣這時就是你在這城市中的護照,你必須隨身攜帶,否則可能遭到拘留。那些魔法傾向比你更強的人在訪談中告訴我,上面似乎帶有微弱的預言魔法,但我說,如果這代表著在這城市能安全,就算了啦!

在繼續以前,還要注意,隕空城雖是由元老院統治的,但它的利益指導者是近年貿易戰後留下的六個公會。甚至,隕空城的公民權只授予那些得到公會授幣的人,或者是說,被公會收用或僱傭的人。商人幣不一樣,這不會讓我們變成公會公民或公會成員。我們遇到的人,不是和我們一樣的遊客、就是有幣的公會成員,不然就是在城市裡踽行的無幣非法者。關於錢幣還有更多可以說的,我們會在談到公會的時候討論它們。

就這樣,我們穿過大嘴,往食道出發。在這寬廣的人行道上,可以讓四十個人輕鬆並排前進,要不是它被來往於交易所的人潮、被牲畜和貨物塞滿的話。它儘管混亂,但平緩,穿過包著城市的上層岩石後轉了數圈而下。在它兩旁是兩條用來輸送雨水入城的深溝,水流聲、腳步聲、牛叫聲和人聲混在一起。關於食道,其他就沒啥好說的;它又吵又擠,瀰漫糞便味,如果不小心,你很容易會被一頭要前往屠宰場的公牛踩死。

這條路是危險的,朋友,尤其你還不習慣這條路。讓我們先穿過它,再繼續說話。跟著我,我來看清前方路線,你看好地上,不要讓我們踩到什麼東西。剩下的我們到交易所在來談。

下甲板之二,進入暖抱

好吧,還不算太糟,我們已經到了。就像你看到的,在我們輕快漫步後,走道前方出現了巨大的洞穴,再過去是一堵 40 呎高的幕牆。這裡是交易所,它本身就是市場,但大部分的商品是大型採購物和產業用品。這裡是牲畜成群交易,商隊買賣貨車,貨物經過各扇門和通道被檢查、徵稅和卸下的地方。這裡的光線良好,但到底是怎麼照明的,卑微的筆者如我從來沒想過。

我們穿過遠方牆上的一道門,守望者會檢查我們的錢幣,然後就上了長堤(Promenade)。這個開放碼頭和交易所本身差不多大,是大多人在隕空城看到的第一道風景(我會說,是最美的風景)。一離開,我們會發現自己在一個大洞穴後,洞穴兩側延伸了有一里格遠,像前方也差不多那麼遠。在遠方對面,可以看到差不多有一里格寬的洞口,高度大概是一半。海波滾滾,帶來海風,在下方約 100 呎的地方,可以看到海浪拍打洞穴的背。我們左方的遠處(往隕空城的左舷,海在前舷,洞在後舷),鉛墜河沖刷過岩石,流經許多彎道,猛烈的水流沖擊河道,卻散成溫柔的水霧。它的水讓空氣變甜,雖然它的咆哮不到震耳欲聾,卻也足以讓整個城市大部分地方聽見。即便是它,卻也不能令生活的喧囂、繩索與帆布的聲音、鐘聲和無數船員的呼喊聲安靜下來,無論是水上還是空中。

當然,依附在洞穴的每一面都是城市本身。建築物從水面邊緣出現,爬上洞壁,像燕子巢一樣在城市屋頂上蔓延。巍巍的尖頂從地面升起、從洞頂上垂下,我們的上下四處是擺動的繩橋、貓道、攀網和梯子。所有建築中最明顯的是帕立薩德,它是上頂舷燈塔的鏡子,它的純水晶莖幹通過周圍的塔樓散發出柔和的陽光。

對筆者而言,這城市持續不斷的嗡嗡聲與熙攘人群,就像那最好的吟遊詩人所唱的旋律一樣甜美舒適。真的,當我走過交易所大門,走上長堤,我覺得好像這座美麗城市正在對我耳語:歡迎回家,疲憊的旅行者!很久沒回來了!

我已經被它所征服了,淚水已經隨著我的心而飛揚。來吧,朋友,我們去烏鴉巢吧,用那裡的酒來提神。之後,或許我可以帶你去碼頭,講講近年的貿易戰爭以及六大公會的情況。第一輪算我的,朋友!

烏鴉巢

在離洞穴牆邊較近的地方,大部分建築都在矗立在地上,而不是懸掛在天上。我們離開長堤後的地面,可以說是一座木橋,雖然有時它上面和下面的商店與房屋太過緊密,看起來反而像是木板路。但我們別管這些了,這個海面過去的方向就是烏鴉巢,我們正要朝向那裡,我最喜歡的酒館之一。我們會先穿過一座繩索橋,發現自己原來稍微爬高了些,來到有一群懸空商店的貓道。接著沿著迴旋梯往上層走去,再經過一座搖晃的橋,可以看到更像是住宅區的地方,那邊可以看到熟悉的石板畫著通常放在海船最高的桅杆上的木質瞭望臺的圖樣。

這裡的貓道也被建築所覆蓋,人們只能偶爾瞥見遠處的洞壁或大海。我們徑向門口走去,在我來到這奇妙城市的這些年頭,這裡都是同一個保鏢。祖思(Zuth),土生土長的一名巨魔,所以這條路上才如此和平。

嗯對,我說的是巨魔。不要盯著。我說過,在這個公平的城市裡面,你只要有錢或技能,並且至少能彼此容忍,那人人平等。相信我,門衛祖思既有豐富的技能,又有大量的錢財,如果你和他爭執了,並且如果你和他有什麼爭執,沒有人會覺得是他沒在容忍你。

儘管粗暴,但他是有魅力的家火。有空問問他旁邊那個錨的事情。我才不會破哏。而他在那邊只是要提醒我們,在烏鴉巢,不能有未入鞘的鋼鐵和傷害人的咒文,只要你遵守,他就包容。

在第一層,就像你去過的幾乎所有酒館一樣,一排排桌子和長凳、邊邊的包廂、遠遠的破舊酒吧。但只有兩個和大陸其他地方不一樣之處,這裡沒有壁爐,因為天氣很少會冷,還有所有的樓梯都是往下的。

去酒吧點杯巫妖艾爾。我今天要請喝酒來慶祝回家的日子,所以我簽了債務書。在這城市裡,偷錢包的人多,但黃金卻很少,所以大多數人都放棄使用信用證和債務書,除非銀行家公會改變這個情況。但因為我很有名,而且我帶著貿易金盾(Golden Shield of Trade)而不是你的銅質的貿易便士(Penny of Trade),烏鴉巢會接受我的債務書,沒有擔保或是加價。但不幸的是,如果由你付錢,我們需要買信用證,而且還要付錢買。

讓我們沿著迴旋梯去烏鴉巢。我們經過半層的商務房與久住房,發現會來到酒館下面的開放式陽臺上,可以毫無遮蔽地看到周圍的洞窟。一名輕盈的精靈女孩在桌子間遊走,接受點單、清空點單,然後扔到海裡。在右舷方,你可以看到有滑輪的平臺,你可以把它降到下面的貨船,來拿取不管是固體還是液體的小點。而左舷,有一個短碼頭,上面有幾架空中快艇,如果你看向腳下的木板,你會發現我們離海面要比起剛出長堤時更高,離洞穴口也更近。

坐下、放鬆、看看風景,旅行者。讓啤酒的芳香喚醒你,再過一下,我們就前往碼頭吧!

碼頭與各類「船隻」

現在,我們已經充分補給了,應該往下到水邊來看看這偉大城市的命脈。商業為文明提供動力,在此,貿易為商業提供動力,文明保護我們免受來自圍困之崖(Besieged Cliffs)的危險,也只有貿易,我們才在上頂舷城外遊蕩的大到荒謬的恐怖中生存下來……

原諒我,巫妖艾爾的酒力太厲害,直衝我的腦袋。我有些步履維艱了。或許我們不該走在貓道上。但我已經答應你要參觀碼頭了,我就會說到做到。讓我們租用一艘飛艇前往碼頭。

在星隕城有許多航空工具,以不同的方式提供動力與運作。如果你錢夠多,你可以為你和你的朋友租用這樣的小型飛艇,就像我一樣。但要提醒你,旅行結束後才付錢,不然你會發現自己會被無良的水手拋下。

它的模型滿特別的,你有注意到船體下延伸出去的翅膀嗎?不要問我怎麼辦到的,它們能使下方的空氣變稠密,而讓船隻像在水上一樣漂浮起來。如果你從此處下碼頭,你就會漂浮在小艇旁。但只要飛行員把船從你身邊移開,空氣就會變稀薄,你就會直墜到 200 英呎下的地方。在這種高度,即使掉在水裡也肯定會弄斷你的骨頭,所以在爬上船時,最好小心你的腳步。

乘坐會盡可能保持平穩,往下走時會非常迅速。這型號的飛船,向上的速度會比較慢,因為你必須逆重力前進。但如我所說,其他飛船會採用不同的運動方法,因此在飛行中會表現出不同特點。

當我們接近碼頭時,可能是我們能最清楚看到洞穴艦隊的時候。從此你可以看到許多飛艇,大多數綁在上方建築物上卸貨。往下,你可以看到比飛艇多大概十倍的海船,它們停泊在長堤上、或泊岸上、或不然就繫泊在上方的建築物上。據說星隕城的繩子多到如果好好綁起來,你可以套住月亮,雖然我懷疑有人真的計算過,但我喜歡它的詩意。不管怎樣,製繩是這裡的一個主要產業,上頂舷牆外的麻田就是最好的證明。

你可能會問,既然有這種交通工具,那幹嘛選擇航海,當然有許多面向的原因。主要還是,即便是像現在這艘小船,價格也很驚人,不只是說購買,維護也是。你看到我付給飛行員的那筆錢了吧,你有注意到他還是捉襟見肘?他大部分的錢都用在這艘船上了,可以肯定。如他們所說,飛艇是在天上讓你扔錢的大洞。

但還是也有一些有錢人依然選擇航海,因為他們步相信使船隻飄起的魔法與陰謀。如果船沉了,你還可以游到安全的地方,但如果小艇的翅膀不動了,我們沒得游,而是墜落。沒了。

很快地。

還有更多的實務上的原因。雖然飛艇在大多數航程中可能更快,但同大小的海船能裝更多貨物。大宗貨物幾乎都通過海路運輸的,商人會將昂貴的物品放上飛艇,來減少額外成本或從速度中獲益。海盜們也知道這一點,只要可以,他們幾乎只用飛艇,因為從漂浮的平台上,他們可以攻擊空中和也可以攻擊海上,並且他們的速度比大多數的目標更快。

因此,儘管這些機器可能很驚人,但它們不會在短期內取代海船。如果我是對的,其實永遠不會。如果你需要更多證據,等等我們到商業碼頭時,你看到交通情況就知道了。

說了這麼多話,我的嗓子也痛了。讓我休息一下,等等我們再來繼續討論裝卸工和其他在這裡的公會人員。

碼頭與各類「船隻」之二

抱歉,親愛的旅行者,這麼長的談話真讓我有點累。我想也許我們等等先收工,明天早上再重新開始。但我剛剛休息了一陣子;至少先完成我們的碼頭觀察。空中快艇給了我們了一個移動飛快的平面,讓我們觀察下方的混亂情況,為我們節省大量時間與精力,讓我們不用在工人和水手的人群中穿行。

如果剛剛所說,貿易是隕空城的命脈,這在市中心地帶最明顯。雖然有許多船隻進入洞穴的建築物直接卸貨,這裡依然是大多數人的主要目的地。商業碼頭幾乎囊括了洞穴周邊一半的水岸,剩下的才是私人住宅或半私人產業。我們稍後也會談談這個。

如你所看到的,碼頭真的其實只是一個小地方。這裡有 60 多個橋墩和碼頭,伸展開來餵養了數以百計的貨艙,有數以千計的各種種族的人在進行這項工作。對一個第一次來到隕空城的水手來說,看到獸人巨魔與人類矮人一起工作,可能會震驚,但我覺得這也正不斷提醒我們,這社會的偉大之處,提醒我們是如何學會因為利益而一起工作。

碼頭沒有所有者或經營者,儘管所有以海上貿易為生的人,其實都是海事公會(Maritime Guild)的成員。水手、領航員和船工、裝卸工人和碼頭工人、打撈工和漁民,都在其控制下,使他們成為隕空城中的強大勢力。在貿易大戰以前,這些行業都有數個行會,但他們聯合了起來,以加強自己在城市中的地位,現在已經有點算是巨無霸了。

當然,一般說來,到這的船隻在港口外起錨,直到在碼頭上找到地方才下錨。但根據季節,它可能花上幾天時間等待入港,一旦有了船位,船員們就把船拖近停靠。水手們下船後,就可以使用該區的許多酒館和……旅館,但裝卸工人還要卸下貨物,將它們存放在軍需官採購的倉庫空間裡。在這裡,銀行公會官員與元老院代表和海事公會皇家官員一同對貨物分類和征稅。這些工作可能還會有對貨物有興趣的其他公會成員來監督,但至少總是有這三個公會。

你還會看到全副武裝、身穿盔甲的人走來走去。正如你可能已經猜到的,這些人是城市守望者的成員。他們幾乎有一半都在碼頭,再次說明了公平和誠實的貿易對這城市的重要。相比之下,只有四分之一的守望者守衛上頂舷,防備巨大的提特羅拉陶斯(Tetratauns)、成群的心火蜂和每天困擾戍防的葛羅提克(Grothik)部落的攻擊,而只有不到十分之一的人需要防範對抗這會讓這美麗城市瞬間死透的戰火。

當然,這裡的水岸上有個大型的守望者堡壘,水手們的登記處也在鄰近。這堡壘彷彿蜷縮在大哥的腿上尋求保護,那是元老院與海事稅局所合併的宏偉建築。船長在這支付貨物稅款,或是提供匯稅證明。

盛盤者(The Salvers)在整個洞穴中設立了許多站點,甚至還有對外的臨時港口,以便抵達沉船,他們的總部也可以在這裡找到。這個龐大建築群一部分是公會的房子,一部分是倉庫,還有一部分是儲存和回收從深海中掠奪來的貨物的場地。關於所有權有嚴格的法律規定,例如,如果你的貨物在港口沉沒,技術上來說它仍然是你的,但從海中撈起它的人會要求獲得部分利潤。給你一個忠告,不要擋在盛盤者魔像的前面;可能因為他們的命令,意外副產品是對活人缺乏同情心,危險是真實存在的。

最後,在此處碼頭,你可能發現一些造船廠,他們利用許多不同類型、不同種族和不同地區的建造傳統,來滿足新船製造與舊船修復。在圍困之崖上製造的海空兩用船必須堅韌而迅捷,被廣泛認為是世界上最好的船隻之一。有鑑於此,許多船廠都對造船師進行常態性的守衛,因為怕他們被綁架,如果守衛失敗,他們都會得到大量的保險。

關於公會,我還可以繼續說下去,既然我們已經都到這理了,但或許我們吃晚餐時再聊會更好。我會有機會解釋最近剛結束的貿易大戰,以及隨後的政治後果。


Profile picture

Wei Hung 的筆記 / 部落格。